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不同寻常的歙县高考:被暴雨阻断的赶考路,和两场未完待续的补考

发布时间:2020-07-09相关聚合阅读:歙县 不同寻常 暴雨 高考

原标题:不同寻常的歙县高考:被暴雨阻断的赶考路,和两场未完待续的补考

7月8日上午九点整,安徽歙县二中校园里传来高考首场考试的开考铃。确认孩子安全进了考场,在学校护栏外面拿着面包的汪先生才放下心来匆匆吃了两口早餐。

迟于全国多地高考生,7月8日,安徽黄山歙县的两千多名考生终于迎来他们的“头等大事”——因遭遇前所未有的极端强降水天气和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,歙县考区的歙县中学、歙县二中2个考点无法如期正常高考,原定7月7日的语文、数学科目考试延期至9日补考,8日的综合、外语科目考试正常举行。

7月8日17时,英语考试结束后,全国多地考生陆续走出考场,开始庆祝高中生涯的正式告一段落;对歙县的2182名考生而言,备考的弦还不能放松。这场延期的高考也让家长们仍捏着一把汗:虽然心里着急,但“不管有没有用,也都想来看看。”

迟来的一场大考

迟于全国多地高考生,7月8日,歙县的两千多名考生终于迎来他们的“头等大事”。

歙县二中是全县902名文科考生高考考点。7月8日早上8点多还没开考,校外主干道上积水基本退去,车辆可以正常通行,现场有交警在指挥交通——就在前一天,这里还因遭遇前所未有的极端强降水天气和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,校园被淹,许多考生无法抵达考场。

所幸,7月8日的综合、外语科目正常开考,原定7月7日的语文、数学科目考试也定在9日补考。

开考前1小时,已少有考生进入考场,家长们说,这是因为出于安全考虑,学校安排了统一的大巴车将考生送至考场,考生在六七时左右就已进校候考,“老师要他们早点过来做准备,怕路上又出现意外情况。”

“我们急的不得了,连饭都吃不下去,因为按照正规的高考流程迟到五分钟就进不去了,高考可是头等大事。”回忆起前一天的情形,汪先生眉头微皱,他刚送完孩子进入考场,手上还拿着没有吃完的早餐。

“对我们家长来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。我们只有以积极的心态,才能感染他们。所以我们都是往乐观的方面想的。”另一位妈妈穿着旗袍送考,希望孩子考试“旗开得胜”。

孩子已经进了考场,家长们仍不愿意散去,聚在学校马路对面,整齐地望着层层安保下的校门口。

7月8日九点整,歙县二中校内传来开考铃声,歙县的孩子们正式迎来了今年高考的首场考试。

实际上,这一场“大考”早在九点之前就已经开始。据当地有关部门介绍,所有涉考工作人员于6时30分全部到岗到位,其中包括教育部门320余人、公安500余人,城管、应急管理、交通、供电、通信等人员。考点学校统一安排,提供免费午餐和临时休息点供考生选择。

为保障考生出行,当地组织民兵应急队伍、公安干警、消防官兵,于7日晚采取人工架设浮桥,准备公交、应急车辆40余辆、冲锋舟30余艘等。7时开始,歙县组织上千名志愿者、党员干部和环卫工人在各场所清理淤泥、垃圾、杂草。

在歙县这场迟来的高考中,实际参考2182人,没有因天气和灾害原因缺考人员。

连日的暴雨侵袭

回溯这一场被延期的高考不难发现,阴雨天气已经袭扰歙县近一周,直至考前水位暴涨。

“水位是一夜之间突然涨起来的。”7月7日一早,在歙县古城经营旅馆的夏女士发现不少车辆被水淹了,吓了一跳,“古城外的积水严重得多,最深能到1.7米身高男子的大腿处,走读的考生根本过不来考场。”她经营的旅馆位于高考考点歙县中学附近,住着不少从乡镇前来备考的考生。

歙县人小晴这天在早晨7点多醒来,看到微信提示,她跑到阳台一看,远处水几乎漫过了桥面。歙县中学的考生汪明朗住在歙县中学里,被安排在5公里外的歙县二中考试,这天一早,她和同学在学校等待大巴送考,但前路被车辆无法通行的积水淹没。

住在渔梁景区的毛显钧面对眼前的一片汪洋,愣住了,这两天正是他女儿高考的日子。

“我村里面好几户都下水(家里被水泡)了,他们叫我去帮忙,我也没心情帮忙。”但他还是去了,毕竟也没法赶到女儿身边。

帮别人搬着家的他心不在焉,“小孩上午考语文她没考,是不是要换卷子了?新卷子是不是同样类型的题目?”疑问和忧虑不住盘旋。

同样是考生家属的夏女士向南都记者回忆,当天八九点起,她的微信群就响个不停,“有考生被困住急得拨打110、120求助,但刚开始救援人员因为积水也过不来,后来救援中心送了冲锋舟过来,一些考生就坐船去考点。部分旅馆停电了,一些从乡镇来陪考的家长情绪有些崩溃。”

当地居民拍摄的画面显示,多条河流水位上涨,浑浊的河水倒灌进歙县城区,地势较高的古城城门里聚集着不少市民,城墙外“梦里徽州”的招牌下,积水漫过了成年男子小腿,车辆被淹熄火。

被耽误的赶考

在多名歙县本地居民的记忆中,导致这次高考延期的汛情是最为凶猛的一次。这场暴雨已经冲垮了两座古桥:7月6日,安徽宣城旌德县三溪镇境内一座古桥乐成桥,被洪水冲毁垮塌。7月7日近9时,位于黄山市中心城区屯溪区一座明代镇海桥(屯溪老大桥)也被洪水冲断,两座桥梁均有超过400年历史。

7月7日,到了高考铃声该响起的时间,歙县考区却没能如期开考。

旅馆、出租屋一楼被淹没,大巴车无法启动,一早就出发赶考的学生们不得不止步于考场外数百米处。后来,歙县人民政府通报,7日凌晨4时和5时,该县启动歙县防汛抗旱预案Ⅲ级和歙县城区防洪预案Ⅱ级响应命令,全县出动264人次40辆车和11艘船只转运考生及考务人员126人。但截至10点,该县2000多名考生,只有500多名抵达考场。

歙县家长和考生们的群组里,“爆炸性”的信息接踵传来。先是通知上午的语文考试推迟一小时进行,再是改日举行,原定7月7日下午举行的数学考试也随即改期。

当天,歙县教育局局长汪天平表示,歙县考区的两个高考考点歙县中学、歙县二中之中,二中地势较低,受雨水影响较大,如果7月8日雨情严重,将启用新安小学取代其作为考点。黄山市教育局副局长洪小强表示,延期的两门学科将会换试卷。

暴雨也冲刷着考生与家长的耐力与信心。

虽然考试延期,家长们还是认为“有必要”:“如果让小孩撑船过来考试,家长也不会放心。停考还是对学生有好处的,毕竟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。”

逐渐下降的水位

“坚决把师生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,将全力以赴做好相关考务和服务工作,保障好广大考生利益。”7月7日下午,歙县政府发布的《致全县高考考生及家长的一封信》中亦如是说。

还好,水位在逐渐下降。

黄山市山越应急救援中心歙县分队队长胡歌回忆,7月7日他们原本计划是在考点附近待命为考生提供雨伞等便利的,没想到汛情凶猛,直接开始救援。

他还记得,当天早上歙县路面最深处水位近3米,下午两点左右洪水退走。歙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称,当日10时许,渔梁洪峰水位118.31米,到14时50分,水位下降至116.69米。

到了7日下午,歙县中学一位老师告诉南都记者,当地道路积水已经减少很多,预计8日可以正常进行考试,考生们的整体情绪稳定。

洪涝随着时间退去。7日晚,歙县中学教学楼内灯火通明,校门附近未现积水。在歙县二中,考生们也淡定回到教室,继续复习功课,准备迎接迟到的第一场考试。

7日晚上的歙县逐渐归于平静,但洪水仍然留下了痕迹:歙县二中门口的红绿灯与路灯均处于停用状态,主要道路上随处可见拖车和应急车辆驶过,停在路边的车辆大多有被水淹过的印迹,河岸边有人员正在抢修倒塌的护栏。

道路两侧的人行道上杂物与淤泥堆积,部分店铺开门清淤,店内物品散落一地。

不肯离去的家长

7月8日9时,歙县高三考生终于迎来高考第一场考试。开考后,歙县二中考点外,不少考生家长仍在撑着伞驻足等候。

临近考试结束,歙县又下起了大雨。考点外,武警人员重新集结,在校门口列队。部分原本在帐篷下躲雨的家长纷纷撑开伞走进瓢泼大雨中,聚集在警戒线之后翘首张望。

歙县第二中学门前,毕女士和徐先生一直望着学校里面。

夫妻两人一直在杭州打工,腿患残疾的女儿则寄宿在歙县的中学里,他们已近4个月没见过女儿。7日中午从新闻中得知歙县高考延迟的消息后,当晚,他们乘坐了一个多小时的高铁,瞒着女儿赶到了黄山。

“她不让我们来,我就骗她说,下大雨我们也来不了。她现在也不知道我们来了。”毕女士说。虽然进不去校门,但只是站在校门外看一眼,“心里也会好受一些”。

“高中三年我们都没有来陪她,这次她高考,又遇上洪水和考试延期,我们不过来心里会过意不去。”

毕女士的女儿小叶是歙县二中的寄宿生,高中三年一直住在学校。小叶有腿部残疾,身高只有130厘米。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,在校期间,学校给她安排了单独的宿舍。7月7日,知道歙县洪涝的消息后,担心女儿受影响,毕女士心里十分难受。“好在女儿一直在学校,相对较安全,心态也还算稳定。”

高中三年,小叶一直一个人在歙县上学。“她勇敢得很。腿不方便要用拐杖,也不要我们来照顾她,这次考试也不要我们来。”毕女士说。平时小叶忙于学习,经常要到零点才能睡觉。打电话过去时,她也总是没有时间。“这三年她读得太辛苦了。”毕女士感慨。对于小叶毕业后的打算,毕女士介绍,小叶学习的是文科,她希望女儿能考个好成绩,以后做公务员。

原本答应女儿不来送考的毛显钧,也在等候的队列中。毛显钧告诉南都记者,触发他的是一则“用船运送考卷”的视频,“看到那个视频就有点急。所以,今天不管天气是好是坏,不管有没有用,也都想来看看。”

毛显钧认为,高考延期对女儿“影响不大”。在他眼中,女儿性格活泼开朗,学习也比较自觉。疫情期间,她一直在家里上网课,除了每天叫她起床之外,毛显钧很少需要督促她。

未完待续的考试

尽管考试安排已经落定,但家长和考生们仍面临待解答的问题。

自歙县宣布语文、数学科目推迟至9日举行后,关于“下一步怎么考”的声音不绝于耳。8日,教育部官网发布消息称,同意歙县考区于9日启用2020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语文、数学(文、理)科目副题进行考试,副题的命制标准与正题一致。

此前担心考生安全的家长们,如今开始担心备考卷的难度。“也不知道9日的考试难度如何,之前希望孩子们可以跟大家用同样的卷子,但如今信息这么发达,肯定是要换卷子的,希望他们可以坦然面对吧。”毛显钧坦言,“不过昨天停考是很明智的,安全最重要。”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南都记者,通常高考委员会都会编写两套试卷,以备不时之需。如果出现突发情况无法使用原定试卷,可能将启用备用试卷。“备用试卷应该跟正常的试卷难度相当,不会有太大的出入;备用试卷对考试公平的影响在一定范围内,不会有太大的误差。”储朝晖称。

除了延期的高考,这场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,也让数个家庭面临着短期内难以弥补的损失。住在渔梁景区附近,毛显钧老家的房子因暴雨受灾。毛显钧表示,除房子外,当地有很多车都被洪水浸泡,还有车从被冲到高架桥底下,“损失惨重”。

考生家长李女士本来准备等孩子毕业后,一家人马上入住新房,但现在房子已经被洪水淹没。“橱子、墙面、还有木地板,全部都飘起来了。”

“我觉得我的女儿真的很不容易,她还在襁褓里时就遇上非典,如今高中毕业又遇上新冠肺炎,到了高考又遇上了洪水。我一直鼓励她不要紧,不管这次考得怎么样都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。考得好当然好,考得不好以后还有机会。”毛显钧说。

8日上午的综合科目考试结束后,毕女士夫妻在大雨中等到了女儿小叶,但是小叶见到他们后不太开心,“有点生气的样子”,刚见面就离开了。

“如果明天还能来(陪考),我就继续来。见不见得到都来。”毕女士说。夫妻俩打算等小叶高考结束,就接她回家休息。

7月8日17时,英语考试结束后,全国多地考生陆续走出考场,开始庆祝高中生涯的正式结束;对歙县的2182名考生而言,备考的弦还不能放松,等待他们的还有两场未完待续的补考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林子沛

摄影:南都见习记者 杨峰 发自安徽歙县

南都记者 吴佳灵 黄驰波 詹晨枫 实习生 伍美宣 阳博骞